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永遠無法還清的賭債(1-4)

2020-09-15 09:38:31


 一 、墮入圈套

  結婚以後,老公不願意我繼續工作,我也樂的清閒,就辭掉了工作在家做全

職太太,開開心心的住進了市中心一個均價五六萬的樓盤開始了我的白富美生涯。

唉,可已經坐在寶馬里的我卻沒想到,老公三天兩頭老是要出差。我找了幾次以

前的朋友同事,可是大家都沒我閒,百無聊賴之下,我無意中發現小區對面的半

地下室裡不知什麼時候開了家棋牌室,我先是試試去玩玩,漸漸的上了癮,成了

那裡的常客,不過都是小小的輸贏。

  棋牌室的老闆是個三十多歲的精悍男人,大家都叫他天哥,胳膊和肩頭有好

幾處刺青,頭皮刮的光光的,腦門倍亮,身材又高又壯,一身的腱子肉。聽牌桌

上的大爺大媽說,天哥是我們這片的老土著,拆遷款得了好幾百萬,就開了這個

棋牌室。

  別看現在成天躺在籐椅上眯著眼喝茶,好像很和氣的樣子,以前可是我們這

裡的一霸,恩,我也看的出來,有好幾個十幾歲的不好好上學的中學生天天在天

哥的棋牌室裡進進出出,都對他很恭敬的樣子,恩,就像古惑仔電影裡的老大那

樣。

  那是盛夏的中午,老公已經出差快一週了,還在沒完沒了的和客戶扯皮,經

過昨晚的自慰,我一個人又是睡到中午才懶洋洋的起身,趿拉著拖鞋,光著屁股

從冰箱裡找了點吃的,打開電視亂撥,但是沒有一個可以看的下去的節目,房間

裡亂七八糟,我的心情也亂七八糟,老公不在,我什麼事情都沒有心思做。

  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我踮起腳尖從陽台看到對面的棋牌室好像開門了,天哥

又躺在門口的籐椅上搖著扇子,身邊坐著兩個年輕的半大小夥子,一邊抽著煙一

邊嬉笑戲謔著說著髒話。

  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暢了起來,似乎身體也有了動力,扭身就從陽台蹦回屋

子裡,哼著歌沖了沖身上的汗漬,換上一身乾爽舒適的裙裝,拿了三四百塊錢,

連防盜門都沒鎖,就下樓去了。

  遠遠看著天哥還在眯著眼打瞌睡,我剛一過馬路猛然發現他已經坐直身體,

熱情洋溢的在跟我打招呼了。

  「嘿,婉柔啊,今兒這麼早啊,穿的可真夠漂亮的!」

  「嗯,天哥。」

  雖然只是個半熟臉,我還是略微靦腆的應道,一邊向棋牌室裡張望著,看來

我真的是來的有些早呢,裡面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我是不是來的太早了,要不,我待會再過來吧。」我試探著問道。

  「別介呀,來都來了,我們這做生意的,還能往外趕人嗎?我們三個陪你就

可以了嘛。」

  天哥一骨碌從籐椅上竄起來一樣,踢了兩腳旁邊正對著我流口水的兩個半大

小夥子:「還不快去開空調,收拾裡邊單間,他媽快去啊。」

  說著,天哥轉過頭,對著我滿臉堆笑的說:「讓你看笑話了,都是我的小兄

弟,沒見過世面,不過啊,你這樣的美女哈,天哥我也,嘿嘿,對了,美女是不

是住對面那樓上?」

  「啊,麻煩天哥了。」我故意岔開話口,搶先一步進了半地下室,循著聲音

來到了最深處的一個小單間,空調剛剛被打開,房間裡還有一股淡淡的煙草味道,

我站在門口,縱縱鼻翼,恩,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

  「是不是覺得有煙味?」天哥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了過來,似乎有意無意的蹭

了幾下我的屁股,我急忙側身,也許是我站在門口擋了路的緣故吧。

  「嗯,沒,沒什麼,我老公平時在家也抽煙的,這個味道差不多的呢。」我

稍微有些拘謹的搭著話,希望能平緩一下略顯緊張的心情。

  「哦,那就行,你老公抽的也是那什麼包裝的中華嗎?」天哥似乎來了興趣,

追問道。

  我就是那麼隨便一說,我怎麼知道的那麼細,沒辦法,我也只能恩恩的應付

著。說話間,那兩個半大小夥子已經把牌桌收拾好了,天哥招呼著我摸風落座。

  「婉柔姐,咱們玩多大的啊?」抓完牌,坐在我下手的一個半大小夥子突然

問我,我努力的在腦子裡搜索了一下對他的印象,哦,他好像叫小俊吧。

  「嗯,這個,你們平時都玩多大的啊?」我一般都和一幫大爺大媽玩,今天

還真是第一次走進這個最裡面的小單間,我也不敢亂說話,怕被他們笑話。

  「五十一百的唄,吃碰不許胡,點炮大包!」另外一個半大小夥子口快的說

道。

  「啊,這麼大啊,我……我……」我有點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和那幫老

頭老太太玩最大也就二四八塊的啊。

  「就他媽你小楓嘴快,找抽呢吧!」坐我對面的天哥看到我神色大變,狠狠

的給了那個叫小楓一個瓢,小楓吐吐舌尖,不說話了。

  「婉柔別聽他們胡說八道,玩那麼大干什麼,就是圖個樂子嘛,你說玩多大,

天哥陪你玩。」

  看著天哥那鼓勵熱切的眼神,我也不能太不懂事吧,恩,我下了很大的勇氣,

乾咳了兩下,拼了,我大聲說:「就五塊十塊的吧。」

  「好好,就聽美女的,哦,美女聽說過沒,一女專門卷三男啊,要手下留情

啊。」天哥咋咋呼呼扔出一個白板,叼上一根煙,牌局正式開始了。

  我的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雖然這也是我沒打過的大牌,但是似乎心中有一

種很刺激的感覺,在這個下午,炎熱的天氣,直射的陽光,都被遮擋在棋牌室最

裡面的暗間之外,我摸摸鼻子,搓搓手,躍躍欲試起來。

  「婉柔姐,該你了,小雞要不要?」坐在我上手的小楓促狹的笑著,催促我

趕快抓牌。

  「啪!」又是一個瓢,天哥一看就是假裝的嚴厲訓斥著小楓。

  「別他媽胡說八道,跟你姐正經點。」說著,天哥又換上一副甜蜜的表情,

對我說道:「婉柔,別擔心,隨便打,有天哥在呢,這兩個小王八蛋沒戲。」

  聽著天哥鼓勵的話語,我撚撚手指,輕舒長臂,抓起了第一張牌,慢慢掉轉

過來,定睛一看,哎呀,怎麼還是小雞,我滿把牌一個條子都沒有,真臭,扔了

吧。

  「嘿嘿,小雞不能打,一打就是倆嘛。」坐在我下手的小俊調侃著,他們沒

完沒了的提小雞這個詞,弄的我臉都有點紅了,畢竟還是第一次和三個男人坐在

一起打牌,他們毫無顧忌的說著粗話,講著露骨淫穢的笑話,天哥先開始還裝腔

作勢的阻止一下,後來卻逐漸成為了帶頭的,我故意不理睬他們,裝作沒聽到,

只低著頭打我自己的牌,卻絲毫沒有發現他們三個之間開始在牌桌上互遞眼色。

  「五萬!」

  「啊,胡了啊,五萬這麼好的牌天哥你也敢打啊!」我心中得意極了,幾乎

有點忘乎所以的手舞足蹈起來,第一把就胡了,好高興,好興奮,看來我也不是

一般的菜鳥嘛。

  看著我開心的樣子,天哥做出一副垂頭喪氣的表情:「唉,婉柔啊,第一把

天哥我就落在了你的手上,看來今天我得好好的陪你玩玩了。」一邊說一邊急火

火的洗起牌來。

  嗯,恩快點洗牌,快點抓牌,我也附和著天哥,興奮的小臉通紅,鼻尖都沁

出細密的汗滴:「第二個坐莊的是小楓吧?」

  「是呀,小楓撒好骰子,抓好牌,還是怪笑著說笑著的打出了手裡的牌。

  「婉柔姐,這回我還打小雞,總不會又跟我吧?」

  或者是頭一把胡了的緣故吧,我有些小滿足,也不像開始那麼拘束了,整個

人也放鬆了許多。

  第二把牌似乎我的運氣更好了,心中所想的牌一張接一張的上,很快我就又

上聽了,我興奮的扭動著腰肢,抓牌的動作也略顯誇張了,但是上了聽這次卻又

總胡不到最後一張,我的屁股在椅子上焦急的扭來來去,眉頭也皺了起來。

  看著我著急的樣子,他們三個故意拖著長聲音叫牌,好像每次都要打出我想

要的那張牌。但是就是差一點點。一直出了好幾圈的牌,我的小嘴都撅了起來,

已經沒有幾張牌了,天哥咳嗽了一聲,小俊一揚手,扔出了那張我夢寐以求的牌。

  「哈,就是這張啦!」

  顧不得我前面還有天哥和小楓會不會截胡,我看到那張牌,興奮的叫了出來。

  「唉喲,我靠,婉柔,你今天的手氣也太好了吧!」天哥又做出一副沮喪的

表情。

  終於胡了,我如釋重負,準備大顯身手,這次輪到我當莊了,我擲出骰子,

也擲出了自己的命運。

  我的好運還在繼續,我又連了一把莊,又是天哥,他似乎看的到我的牌一樣,

在我上聽之後很快就準確的打出了我的心中所需。

  然而第四把,很奇怪,似乎有點不對,還沒等我把牌搞清楚是打七對還是打

龍,下家的小俊已經自摸了。

  「嗯,怎麼也得讓人家胡一把呀嗯,也該讓人家胡一把了。」我在心裡安慰

著自己,但是接下來我的手氣卻越來越差,到手裡的都是不需要的臭牌,怎麼搞

的啊?

  「嗯,運氣是會回來的。」我還在給自己打氣,但是思路越來越亂,越來越

糊塗,幾次打丟了牌之後,我的汗刷刷的淌了下來。

  「婉柔啊,看你好像很熱啊,空調開的不夠大麼?」天哥叼著煙,斜著眼瞅

著我,嘴角流露出一絲陰笑。

  接下來我輸的越來越多,雖然偶爾能胡上一兩把,但是轉瞬間就又吐了回去,

我愈發著急起來,已經完全不顧及形象了,雙眼死死的盯著麻將,他們無論是誰

稍微一點拖延都讓我焦躁不安。

  「哎呀,這把牌不錯,有希望啊,上聽了!」我閉著眼睛把留了很久的一張

風頭打了出去。

  「哈哈,婉柔,外面一張沒有你都敢打啊,早打一圈我都沒上聽啊,你這炮

點的可大了!」天哥一推牌,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笑聲,感覺噴出的煙霧都打

到我臉上來了。

  「啊,怎麼,怎麼回事,剛上聽就打出一張牌讓天哥胡了,胡的牌還很大啊,

是豪華七對啊。好多錢都輸了啊。」

  「等著!」我不服氣,氣哼哼的站起身,回家去拿錢。

  我風風火火的把家裡的錢都拿了出來,還從卡里取出來幾千。蹬蹬蹬的衝進

棋牌室,旁若無人的闖進最裡面的單間,果然天哥他們三個還在等著我。

  「剛開始說的玩多大,五十一百,就玩五十一百的!」我眼睛裡都噴出怒火

來了。

  「好,玩就玩,誰他媽不玩誰是孫子!」天哥向小俊和小楓擠擠眼睛,兩個

人也起著哄叫嚷了起來。

  我噼裡啪啦的扇著扇子,天哥彈彈煙灰,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胸前,我的呼

吸慢慢的開始急促,胸口也不住的起伏,不過這些我已經顧不上了,我要把剛剛

輸的錢都贏回來。

  不對啊,怎麼搞的這是,他們三個簡直是在風捲殘云啊,只見他們三個輪番

胡牌,出牌的速度簡直讓我目不暇接,本來我就急,他們又幾乎不給我思考的時

間,我一下子就頭暈腦脹,短短不到兩個小時,我拿來的萬把塊錢就被他們一掃

而空。

  「完了,沒有了。」我都要哭出來了,老公還要好幾天才回來,我已經把自

己的零用錢都輸光了,接下來我要怎麼過啊,難道要回娘家找爸爸媽媽麼,我一

攤手,滿臉黑線。

  二、絕望噩夢(上)

  「怎麼了啊,婉柔?」天哥裝出一副不解的樣子。

  「算算吧,這把該給多少錢,等我老公回來,我再還給你們。」說著,我一

推眼前的牌,嘩啦一聲,幾張牌掉在地上,我氣鼓鼓的起身要離開。

  「怎麼著,輸了錢就要走,我們上哪找你去啊?」坐在門邊的小楓一把就抓

住了我的胳膊,使勁一慣,就把我甩回了座位上。接著小楓甕聲甕氣的說道:

「婉柔姐,欠什麼可沒有欠賭債的啊,你輸錢了拍拍屁股就想走,我們哥仨吃飽

了撐得陪你玩吶。」

  「啊,你要幹什麼啊!?」我驚恐的扒拉了一下,但是卻沒有掙脫。

  「放手,快放手!」我使勁的掙扎,但是小楓卻熟視無睹的繼續緊緊攥著我

的胳膊。

  「婉柔,別害怕。」天哥起身伸手拍了下小楓的肩膀。

  「幹什麼你,都是熟人,為了這點錢至於的嗎。」

  小楓很聽話的鬆開了手,我委屈的坐在桌邊,再也不敢起身,只撫摸著被小

楓攥紅的手腕,感覺火辣辣的疼。

  「婉柔,要不這樣吧,天哥我借給你點錢,咱們玩幾把大的,你今天開始的

手氣不錯的,玩幾把大的,把本翻回來,讓這幫臭小子無話可說。」

  我看看天哥,又看看小楓,沒辦法了,看來要硬走一定走不掉了,只能走一

步看一步了,「那好吧,玩大的,把本翻回來。我聲音顫顫的學著天哥的話,來

回重複著,似乎這樣就能把話變成事實。

  天哥從自己面前堆的高高的一堆鈔票中抻出一大疊,遞到我的手上,還輕輕

的拍了怕我的手心,鼓勵道:「沒事的,婉柔,你一定會贏的啦。」

  嘩啦嘩啦的牌聲又響起來了,我顫抖著,哆嗦著,每打一張牌都謹小慎微,

想了想想,但是越緊張越出錯,好幾把牌都出現了失誤,牌大了,我輸的更快了。

  怎麼會這樣,時間過的飛快,我面前鈔票也輸的飛快,不過短短兩個小時,

剛剛天哥給我的那一大疊鈔票又不翼而飛了。

  「嗯,天哥,要不你們再借給我點錢,這次我一定能贏回來。」

  說到這裡,我遲疑了,難道你們會願意借錢給我讓我贏你們錢麼,但是我心

中最後一點希望還是讓我擡起頭,充滿期待的,可憐巴巴的看著天哥。

  天哥明顯是假裝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婉柔還是算了吧,你看這陣你的

手氣還是不太好,要不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別的辦法,我還能有什麼辦法,我剛想再求求天哥,他卻轉過頭,小楓坐在

了門口,一副不還錢今天就不能離開的樣子,小俊則直勾勾的盯著我的胸部,我

似乎明白了點什麼,一下伏在麻將桌上哭泣了起來。

  「咳咳,婉柔你別這樣啊,你這一哭讓哥哥我心裡好亂啊,你先別哭,我們

好好商量商量嘛。天哥說著說著,把目光轉向小俊,遞了個眼色。

  「嗯,小俊,你剛剛不是小聲和我說有個辦法嘛,和你婉柔姐說說嘛。」

  「噯,行嘞!」小俊幾乎是興奮的一躍而起,挪動著椅子靠到我的身邊,輕

輕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似乎還有意無意的撫摸起來,我急忙閃過肩膀,眼淚汪

汪的問:「你有什麼辦法?」

  「嘿嘿,婉柔,恩,婉柔姐姐,你長的好漂亮哦!」小俊嬉皮笑臉的湊近我

的臉,幾乎是流著哈喇子一樣的對我用乞求的語氣說道。弟弟我看的好難受呀,

我想要看看姐姐你的身體,只要你脫光了衣服讓我們看看,那些錢你就不用還了。

求求你啦,我的好姐姐。」說著,就好像要過來摟抱我。

  「什麼!」我急忙站起身來,躲開小俊那不斷湊近的臉,甩開已經貼在我腰

上的手,退向裡屋的牆角。

  配合著小俊的話,小楓故意的把門撞了下,意思很明白,有他在我是無論如

何也別想出這個門了。

  「天哥!」我帶著哭腔驚惶的叫著,但是他根本不理睬我,還在繼續翻著白

眼盲摸著麻將牌。哎呀,我現在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小俊繼續一步步向我逼近,「姐姐,我們只是看看,再說了,看一下就抵了

你這好幾萬塊賭債。」

  我捂著臉,極力的搖頭否定,向後退著,不料屁股卻撞上了一雙大手,我驚

叫一聲。

  「對啊,婉柔姐,再說了,你也不想讓你老公知道你來這賭輸這麼多錢吧。」

守在門口的小楓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包抄了過來,直接就想把手伸進我的裙襬下面。

  「哎呀!」我急忙要推開小楓,但是年輕男人已經順勢將我緊緊抱住,肆意

的在我的大腿上開始揉掐起來。

  「住手!」

  一直冷眼旁觀的天哥終於發話了,小楓一愣,不甘心的轉過頭,訕訕的在一

邊坐下了。

  「天哥……」我好像黑暗中見到一絲光明一樣,似乎撈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滿懷感激的叫了一聲,眼淚如同斷線的珠子一般噼裡啪啦的滾落下來。

  「婉柔啊,不是天哥不幫你啊,你說現在這個事情,明顯不是我一兩句話就

能擺平的嘛,我不能對不起我的小兄弟嘛,你看,他們覺得你漂亮,喜歡你,你

就脫一次給他們看看嘛,又不少塊肉。」

  「啊,天哥你怎麼……」我本以為天哥是會為我解圍的,不料他卻說出這麼

一番話來,我一下子就驚呆了。

  「就是嘛,又不少塊肉啊!」小楓和小俊也在一邊鼓噪著,啊,他們原來都

是一夥的,我真恨自己為什麼一開始沒看出來。

  「天哥都發話了,怎麼著,痛快點,行不行啊,要不然我們就……」小楓故

意拖著長聲擺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勢。

  「就一次,就,就一次……就一次啊。」我萬念俱灰的靠在了牆角,接著又

補充了一句:「只能看,只能看一看的。」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之後,淚水噴

湧而出,順著我的面頰滑落下來。

  小楓和小俊興奮的直搓著手,嘴裡還不斷發出嘶哈嘶哈的聲音,彷彿是兩條

盤纏著昂起頭準備攻擊的毒蛇,一左一右將我包夾在中間。

  我哆哆嗦嗦的側過身,小俊口中的熱氣幾乎噴到了我的臉上,我趕忙躲避著

轉過去,低頭卻又看到小楓的手按在自己的褲襠處,輕輕的摩擦著,我只好如同

把頭埋進沙中的鴕鳥一般,轉身面對牆角,悉悉索索的想把裙側的拉鏈解開。

  雖然知道拖延毫無意義,我也沒有絲毫想拖延的膽量,但是我的手指似乎也

不聽使喚了,費了半天勁,聽到背後一把椅子被踹倒的聲音,我的手一顫,驚恐

的轉過頭去,只間天哥沖小楓擺擺手,小楓又一次悻悻的坐下。

  我悲慼的眼神不停的在三個男人身上流轉,天哥目無表情的坐在門口,繼續

摸著牌,似乎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小楓吹鬍子瞪眼的恐嚇著我,甚至掏出一把

匕首擺弄起來。小俊則一副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的表情,還不停的喃喃自語著。

  我無力的將頭轉向牆角,拉鏈被我拉下,似乎還像在家裡那幾乎佔了半面客

廳牆壁的大穿衣鏡前那樣,緩緩的提起裙襬,漸漸的露出了修長的大腿,一條胳

臂也緩緩的縮進了袖筒,想從頭上將整個裙裝撤掉。

  但是我卻無法再進行下去了,這畢竟不是在我家裡,我不可能像那樣心安理

得的寬衣解帶,我的精神似乎一下子就崩潰了,腿也軟的站不住,一下子就癱坐

在了牆角,對著牆壁放聲痛哭起來。

  背後有一隻手似乎有些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肩膀,是天哥的聲音。「婉柔啊,

何必呢,本就是打賭玩的嘛,就當和我們玩了一次真人脫衣麻將唄,我們又不會

傷害你的哦,再說,就這一次嘛,對不對!」

  「對啊,對啊,姐你快點啦,我們就看看啦,看看你輸的錢就不用給啦,我

們也不會跟你老公說的啦……」

  小俊的話還沒說完,小楓已經急不可耐的喊起來:「婉柔姐,快點啊,你要

再不快點我們可要自己動手啦!」

  「別別,不用,我自己,讓我自己!」

  聽到這句話,我急忙護住自己的衣裙,急促的拒絕著:「不不用你們,我自

己,就讓我自己!」

  說著,我努力支撐著發軟的雙腿,不顧儀態的努力掙紮著,撅著屁股就要爬

起來,天哥還在身後假意幫助,趁機撫摸起我的屁股來,我像觸電一樣再次縮到

牆邊,再不敢背對著他們,閉上眼睛,心一橫,將雪紡長裙自下而上的拉上去,

露出了淡黃色的胸罩和內褲。

  不料,正當長裙還套在我頭上的時候,小楓已經伸出了手,摸上了我的大腿,

我急忙向旁邊躲閃,卻不小心送進了小俊的懷抱中,我什麼也看不到,只能聽到

一陣浮蕩的笑聲:「婉柔姐你的身材好棒呀,我還想看你的大咪咪呢,咱們說的

可是要全脫喲,要不要弟弟給你幫忙啊!」

  「別別,你們說話不算數,我自己,讓我自己!」我惶恐萬分的躲避著他們,

但是陷入牆角的絕地,讓我無處可逃,我只能哭叫著乞求:「你們先躲開,不要

動手啊,你們退後,我就繼續,啊,別摸我啦,啊,求求你們,嗚嗚,正面天哥

已經貼上來,一把掀掉還套在我頭上的長裙,一口堵住了我的嘴,嗚嗚,他的舌

頭霸道的擠壓上來。

  天哥猶如一道銅牆鐵壁一般橫在我的面前,一邊不容分辨的堵住我的嘴,一

邊雙手抓著我的雙臂讓我絲毫動彈不得,小俊趁機從我的背後挑開了胸罩,小楓

則把手緊緊按在我的屁股上用力的抓揉起來,我在他們的三面包夾中徒勞的扭動

著,但是一切都無濟於事,這種不自主的扭動反而讓我那豐滿堅挺的乳房貼在了

天哥的身體上,彷彿按摩一樣,更強烈的刺激著他的慾望。

  啊啊,他們這是要幹什麼,為什麼可以說話不算數,不是說只要看一看就可

以的麼,我心中亂了陣腳,本來還想討價還價,沒想到他們就想一群餓狼一樣的

撲了過來,我絲毫沒有一丁點的思想準備,轉瞬間三張口六隻手都貼到我的身上,

我的長裙被扯走了,胸罩和內褲被撕掉了,我徹底的被他們劫持了,完全失去了

任何抵抗的能力,只能像餓狼口中的羔羊那樣,用最後的一絲力氣扭動身軀,發

出悲鳴。

  我赤裸的身體被他們三個人挾制,天哥從喉嚨深處發出餓狼般的荷荷聲,似

乎在獰笑,又像是猛獸進食時候的歡呼,隨著這令我肝膽俱裂的可怕聲音,天哥

一把抱起了我,猛的甩丟到麻將桌上,我四腳朝天在桌子上扭動著,背後麻將硌

的我脊背劇痛,還沒等我起身,小楓和小俊兩個人立刻按住了我的手腳,隨著我

的搖擺掙扎,胸前的乳房不停的晃蕩著,我只能盡全力想把雙腿夾的緊緊的。

  小俊用他的身體壓制住我的半側身軀,並且伸出了舌頭從我的膝蓋向上舔弄

著,天哥如同大山般的身軀壓下來,用手按在我的乳房上,輕輕的撚著乳頭,小

楓則低下了頭含上他那側我的另一隻乳房用力的吸吮著,還故意發出嘖嘖的聲音。

  啊啊,不行,嗚嗚,我剛喊出這兩個字,嘴就又被天哥堵住了,他的舌頭蠻

不講理的趁我呼喊的空隙大舉突進,狠狠的纏住我的舌尖吸吮著,嘬噬著,我的

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只有身體各處被侵犯的告急文書,如同雪片

一般飛來,格外的清晰,格外的刺激。

  啊,身下那個男人在舔我的膝蓋,啊,又往上了,已經到了大腿內側,不行,

啊,我擺動著腰肢,晃動著屁股,想牽動大腿躲開,但是那個男人堅定的逐步向

上,向上,我正努力積蓄力量想再做一次努力去踢他,不料兩個乳頭一個被撚搓,

一個被吸吮,我的力量一下子就洩光了。

  趁我苦心經營的反擊付諸東流之機,天哥和小俊閃電般的調整了位置,連我

都不得不佩服他們的配合居然如此的默契。小俊和小楓一邊一個,如同飢渴的嬰

兒般在我的胸前含著我的乳房吸吮著,時而把乳房完全含進,時而輕輕的咬著乳

頭拉扯著。

  天哥站在我的腿邊眯著眼睛欣賞我那正緊緊併攏的雙腿,悠閒的伸出手指壓

在我的陰毛上輕輕的抓捋著,接著手掌按在凸出的陰阜上輕輕的摩擦著,他故意

的看了我一眼,擠擠眼睛,食指順著陰毛滑到腿縫間,緊緊併攏的雙腿根本無法

阻擋他的揉插,很快的,那根食指順著大腿根貼著陰部插了進去,指腹輕壓起我

的陰唇。

  啊哈啊哈,兩個乳頭同時被含在男人的口中,兩個乳房同時被男人抓在手中

揉動,這不是真的,啊啊,雖然天哥沒有在堵住我的嘴了,但是我卻沒有再叫喊,

只是急促的抽吸著,發出刺耳的尖銳的喘息,我沒有呼救,也沒有祈求,只是機

械的,不由自動的發出難以抑制的,不,那不是呻吟,絕對不是。

  啊,下身傳來了更為迫切的警告,這是由於雙乳被攻擊而導致的信息延遲傳

輸到大腦的哭訴,是什麼啊,不對,不行,我的腿已經夾得很緊了,怎麼還有手

指從縫隙中滲透進去的感覺,難道我夾得還不夠緊麼,我使勁抽縮著屁股,想把

大腿根部縫隙的那根手指擠壓出去,但是這是不可能的,那根手指愜意的逐漸深

入,頂觸著我的陰戶,已經挨著我的陰唇了,啊,絕望的滋味原來如此的黑暗,

如此的痛苦。

 三、絕望噩夢(中)

  我從未有過這樣恐懼的經歷,甚至連最恐怖的噩夢中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場

面,我依然在極力的扭動著屁股,夾緊雙腿,我真的希望這樣可以把那根可怕的

手指擠出去,但一切都沒有用,那根手指卻似乎更歡迎我這種適得其反的抗拒,

整根手指伴隨著我扭動的節奏逐步插進了我緊並的雙腿縫間。

  似乎覺得火候已到,天哥食指的第一關節微微彎曲,輕而易舉的就在我腿間

撬開了一個啟開的空間,早已躍躍欲試的中指隨後跟進,利用這個突破口大舉侵

入,我在驚惶失神之中下身下意識的劇烈的抖動了一下,不料,這正是天哥早就

尋覓已久的良機,只這一瞬間,天哥的兩根手指已經陷進了我陰唇縫隙間,我沒

有別的選擇,依然只能用雙腿緊緊的夾著,但是這種壓迫反而使得陰唇完全包裹

起那兩根手指的頂端。

  「嘿嘿,婉柔美人,對,就是這樣用力的夾,用你的小逼夾著我的手指,我

爽,你更爽吧,哈哈!」天哥一邊興致勃勃的轉動著手指,一邊還在對我展開言語

上的挑逗。

  不等我繼續掙扎,天哥繼續按部就班,讓兩根手指開始在我的陰唇間慢慢的

磨蹭著,刮擦著,緊緊的貼在我的肉縫上,並且順著肉縫找到了陰道口上方的陰

蒂,兩根手指的指腹立刻就壓了上去,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明顯的緊繃,唉,我

什麼會如此的敏感啊。

  正當我感到就要全線崩潰的時候,我感到小俊伸出了舌尖在我的乳頭上快速

掃動起來,我的乳房上已經佈滿了他的口水,接下里他的舌尖順著我的乳房向下

舔著,滑上小腹在我的肚臍上打著轉舔弄著。

  小楓看到小俊空出了他那邊我的那隻乳房,急忙伸出魔爪按在上面粗魯的抓

捏著,整隻乳房都被捏的完全變了形,痛的我尖叫了起來,這下緊緊夾住的雙腿

又一次下意識的劇烈的顫動了好幾下,天哥的兩根手指長驅直入,居然直接插入

了我的陰道口。

  「啊!」我發出更加悽慘的悲號,似乎整個身體都被撕裂了一般,但是還沒

等我哭叫出來,抓住我雙乳正拚命按揉的小俊已經脫下了褲子,堅硬的肉棒昂首

翹立,他粗魯凶暴擰著我的頭,挺著那可怕的青筋暴露的傢夥就開始在我的嘴唇

上摩擦著,我嚇壞了,使勁閉著嘴,扭頭想要擺脫。

  看著我掙扎的樣子,小楓揚手就要給我一巴掌,立刻就被天哥臭罵了一句,

只好住手,不過他很快就靈機一動,捏住了我的鼻孔,讓我無法呼吸,當我感到

窒息之後,我便猶如一條被撈出魚缸的金魚一般無奈的張開了嘴巴,急促的呼吸,

眼疾手快的小楓按住我的頭,另一隻手使勁摳住我的嘴,讓我再也無法閉上,緊

接著便把那根又粗又長的肉棒插進了我的嘴裡。

  小俊把臉緊緊貼在我的小肚子上,反覆的磨蹭著,發出夢中一般顫顫巍巍,

哆哆嗦嗦的囈語,把我的小腹弄的一片一片都是濕噠噠的口水。

  但是抗拒意志卻抵不住身體本能的反應,天哥那裡不懈的努力已經讓我身下

的秘處成為了潺潺的小溪,我的大腿在閃躲肉棒的一瞬間放鬆了,被天哥掰著小

腿一舉扳開了,那裡難道已經處於不設防狀態了麼,我要起身,必要先擡頭,正

當我顧此失彼之時,剛要一擡頭,堅定的男人一把將我按住,粗長的肉棒直插到

我的喉嚨深處,嗚嗚嗚。

  啊啊,充滿男人氣息的肉棒被塞進了我的嘴裡,嗚嗚嗚,好嗆,一股難以形

容的味道直衝我的口鼻深處,啊啊,他的肉棒在我的口腔中來回擺動抽插,我嗚

嗚嗚的閃躲著,但是頭卻被他按的死死的,只能側著頭任他在我口中發洩著獸慾。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是濃密的小楓的陰毛,粗硬的肉棒已經要頂到我的喉嚨

最深處了,我已經完全發不出任何的哭叫,只能嗚嗚嗚唔唔唔的發出含混不清的

哀哀聲,我還試圖無力的用左手推開小楓的身體,但是立刻就被他用大腿壓在桌

沿上,我的右手想去援助,接替左手做無意義的抵抗,但是剛剛擡起就被小俊中

途截住,他就勢就將我的右手按壓在他的褲襠處,輕輕的按摩起來。

  我的身體扭曲著,顫抖著,三個粗魯的男人在我的裸體上享用著我,我不想

看,但是頻頻爆發的刺激使得眼睛完全閉不上了,我無法想像自己被三個男人肆

意侵犯的樣子,但是無時不刻一下一下傳導到我心中的打擊讓我又完全放心不下

他們究竟又在玩什麼新花樣,這樣我的眼睛就又得睜開,以驗證幾秒鐘前他們的

確是在如何花樣翻新的在糟蹋我。

  雙手再次被壓制,我的雙腿處境則更加悲慘,天哥提舉著我的兩條大腿,擺

成大寫的M字母形狀,整個上身都探入我的腿間,我的雙腿再也無法併攏,嗯啊,

上下的刺激牽扯著我本就少的可憐的抵抗能力,現在一根大肉棒已經塞進了嘴裡,

大腿又被扳開,我軟軟的身體就像一灘泥水那樣無法收拾。

  天哥俯下身,低下頭,他的臉緊緊的貼在我的陰部,一張大嘴壓上了我的陰

戶,在我的陰蒂部位舔的嘖嘖有聲,一邊舔著一邊還故意大聲叫著:「婉柔啊,

舒服了吧,你的逼逼,水好多,你的逼逼水好騷,你這個大騷逼啊!真是個大騷

逼啊!

  嗚嗚嗚,天哥那充滿淫邪和得意的笑聲在我耳邊轟轟的響著,羞死了,他在

笑我,笑我陰道口流出了大股大股的黏液,是我流出的水麼,我的身體不聽我的

話了麼,難道是老公離開家那麼久我的內心深處也想要男人了麼,不,不對,我

不是那種騷女人,我是好女人,我是被逼的啊,我是在被強姦,啊不,輪姦!啊

啊!!

覽無餘,然後故意把舌頭伸出來,長長的,垂下來的感覺,抱住我的屁股,從最

下面圓潤的小肛門開始舔起,一氣滑過我的整個肉縫,直到頂端的小肉粒才意猶

未盡的跳起來,最後還有意的在那最敏感的小肉粒上沈一下,使得我不由得隨著

他拿隨心所欲的起承轉合發出無神的哭泣和嚶嚀,身體也隨之顫抖和扭動。

  「嘿,天哥你真會玩啊,換我們來嘗嘗婉柔姐的美逼吧!」

  小楓和小俊眼紅起來,天哥覺得舔的差不多了,大方的擺擺手,招呼他們一

拽住我的頭髮,不容分說,把正在劇烈咳嗽乾嘔的我拖到他的身前。

  腰一挺動,大龜頭已經開始在我的嘴裡抽插起來。

  我的淚水混雜著男人在我臉上留下的淫水,簡直是一塌糊塗。

  我只能被壓制著歪著頭努力的接納天哥的大肉棒在我的口中進進出出。

  我的哭泣已經微弱,還摻雜著哼舐,喘息,匯成一曲令我心碎,卻令三個男

人更加瘋狂的誘惑之音,兩個年輕的男人在我的身下擠做一團,一個用手指全力

攻擊我的肉縫,一個貪婪的用舌尖舔鑽著我的肛門。

  我雖然結婚幾年了,但是老公並沒有對那裡發生過興趣,今天第一次被觸及,

雖然心理上無法接受,但是一種全新的刺激和體驗卻闖進了我的腦海,我不得不

承認,那裡也是一個我的敏感地帶,那裡的刺激居然比其他地方更鮮明,更直接。

  天哥操了一會兒我的嘴,似乎覺得我這麼半死不活的實在沒有趣味,叫住了

正在我胯間如癡如醉忙碌著的小楓和小俊,讓壯實的小楓從我的身後,像給嬰兒

把尿一樣的姿勢一把抱起了我,我的身體微微的掙紮著,已經沒有反抗的氣力,

只能無力的靠在他的胸前。

  小楓的雙手頂托在我的大腿內側,修長的雙腿向兩邊分開,濕淋淋的陰部淫

靡的展現在天哥和小俊的面前。小俊察言觀色,閃過一邊,拉起我的手按在了他

的肉棒上,另一隻手伸到我的胸前抓捏起我的乳房,一邊揉搓一邊還和小楓擠眉

弄眼,小楓索性坐在麻將桌上,啃噬起我的肩膀和脖頸。

  天哥則當仁不讓的站在了我的面前,小楓抱起的高度恰到好處,看著我正滴

滴答答流淌著著淫水的小穴,天哥胯下還帶著我口水的大肉棒已經對準了我的陰

道口,天哥哈哈大笑著攬住我的屁股,猛的用力的頂了過來。

  小楓托舉著我的大腿,用下體頂著我的屁股,我就像小孩子一樣被他抱在懷

裡,天哥的大肉棒一蹦一蹦的,翹的高高的,就要插進來了。

  「天哥你快點,爽完了讓我們哥倆也舒服舒服,這大美妞比波多野結衣還有

味!」小楓在後面故意的頂動著我,我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他的身上,無力的我

也沒有任何受力點可以掙扎,他的肉棒還故意頂著我的屁股,黏黏的汁液感覺流

遍了我的臀肉。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美熟女人妻!松島楓!你懂個屁啊!」小俊一邊揶揄著

小楓,一邊慇勤的替天哥掰開我的陰唇。

的,天哥緊緊的貼住我的小腹,稍稍一調整一磨蹭,我那已經被掰的向外翻的陰

唇就乖乖的閃開一條通道,沒等我喊出完整的字句,濕潤滑嫩的陰道被天哥的大

肉棒勢如破竹的一頂到底。

  啊,完了,徹底失身了!整根肉棒完全插進了陰道的深處,陰道里的嫩肉緊

緊的包裹著天哥的大肉棒,他愜意滿足的叫出了聲。

  堅硬的肉棒順利的頂進了我濕滑的陰道里,溫熱的陰道緊緊的包夾著天哥的

肉棒,雖然我不想做這種比較,但是天哥的肉棒剛插進來的時候,陰道口處明顯

直頂到花蕊上,也就是我的子宮頸口,這是我從未體驗過的美妙感覺,唉,我那

不爭氣的老公啊。

  天哥舒服暢快的一邊抽送一邊呻吟著:「啊!好舒服,我的騷美人,大屁股

婉柔,你的小逼逼可真不錯呀,極品啊,不但會夾還會吸呢,比你的嘴強啊!」

  前面天哥滿足的迎受我不由自主躲避小楓肉棒的前挺,我們的小腹相互撞擊,

啪啪啪聲不絕於耳,我的眼淚幾乎要流乾了,只能發出嘶啞的猶如夢幻般的一聲

聲哀嘆,啪啪啪!啪啪啪!

  我不合時宜的想起老公曾經跟我開的一個玩笑,2月14日是啪啪啪節,因

為賓館裡到處都是情侶們做愛時候發出的這種撞擊聲。啊啊,沒想到現在這種蹂

躪,卻成為了我連最可怕的噩夢中都無法想像出的真實一幕。

  我的雙腿被小楓用力的分開著,整個陰部完全暴露出來,天哥瘋狂的挺動著,

我的淫水隨著肉棒抽出時順著屁股滴了下來,順著屁股肆意橫流。小俊不甘落後,

伸出手來在我的屁股上塗抹著流出來的淫水,用巴掌拍打的屁股啪啪直響,接著

再把手上的淫水塗抹在我的面頰,嘴唇,耳垂等處,然後又似乎深情款款的湊上

來,用舌尖一下一下仔仔細細的舔的乾乾淨淨,接著再去我的屁股上塗抹淫水,

週而復始,樂此不疲。

  我的喉嚨裡發出無法壓抑的呻吟和哀求聲,像是在抗拒又像是在鼓勵著他們,

一具雪白滑嫩的肉體被三個獸性大發的男人裹圍在中間,小小的屋子裡,嘻嘻哈

哈淫笑聲,屈辱悲哀的呻吟聲,肉棒在陰道里抽插摩擦時發出的聲音,還有手掌

拍打著屁股的啪啪聲,各種聲音交匯在一起,正是一副變態的活春宮。

 四、絕望噩夢(下)

  天哥雙手抓起我的小臂,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我已經渾身無力,此時突然有

了一個支點,不由得雙手攀附住了他的脖子,天哥大喜過望,低頭叼住我的唇舌,

又一次把舌頭頂了過來,我懷著心底僅存的最後一絲抗拒躲閃著。

  小俊見了,將拍打我屁股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我無奈又昏聵的好似條件反

射一般,乖乖的將小舌尖吐出口中,天哥一口就吞了下去,嘖嘖嘖,大力的親吻

起來,我濕潤綿軟的舌尖令天哥頓時血脈賁張,索性攬過我的屁股,一把將我從

小楓的懷裡奪了過去。

  我就像依附在參天大樹上的柔弱藤蘿一般,完全掛在了天哥的身體上,除了

四肢,唯一的支點就是那根插在我陰道里的肉棒,隨著天哥開始挺動,我那兩條

大長腿也猶如本能般的騰空而起,交纏在天哥的腰間,忍耐不住的發出低低的呻

吟。

  小楓一愣神,似乎還在詫異我是怎麼被天哥奪過去的,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

神智,三下五除二,和小俊一起脫了個精光,緊緊貼站在我的背後,把他那根粗

壯的肉棒頂在我的屁股溝裡,前後移動摩擦著沾著我陰道里流出的淫水,小俊落

後一步,眼睜睜的看著我和天哥小楓成為了三明治,只能心有不甘的撿起我被扔

在一邊的那條內褲,蓋在自己臉上,自擼解饞。

  一下,一下,又一下,很快就完全分辨不清了,我已經完全沒有主動的意識,

我所有的一切舉動都是被他們所牽扯,所踐踏,我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不止一次

的向我的意識傳達過完全崩潰的信息,因此我的意識也被這海量的依然奔湧而來

的海量的折磨摧毀了,我就如同一具行屍走肉,被他們分而食之,小楓的龜頭頂

住了我的小肛門,雖然還不可能會插進去,但是多次研磨按壓之後,那裡也開始

不知羞恥的微微張開。

  暫時在外面的遊弋的小俊反覆觀察,終於尋覓到機會從天哥的肩膀上抓到我

的一隻手,讓我緊握住他的龜頭,先開始他還自己前後的聳動,漸漸的他不再滿

足,但是卻並不說話,依然還是向著我的屁股猛擊數掌,我似乎現在對這種溝通

方式格外靈敏,格外馴順,立刻就如同觸電了一般快速的替他擼起了肉棒。

  不知道這樣過了多長的時間,天哥似乎以前也沒有嘗試過這種站著三明治的

姿勢,覺得有些疲憊,招呼小俊接手,天哥的肉棒剛剛抽離我的陰道,小楓就迫

不及待抱著我,讓我轉了個身,接著踉踉蹌蹌的後退幾步,重重的陷坐在沙發上,

然後便分開我的雙腿,還沒等我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已經成為滑膩膩一片的小

穴便準確的坐上了他的肉棒,小楓連一秒鐘都沒有浪費,立刻就開始了瘋狂的聳

動,連沙發都在跟著他的頻率而噶吱噶吱的搖晃響動起來。

  小俊又一次落了空,不過他並沒有太過沮喪,而是蹲伏在沙發前,在我身後,

繼續拍打撫摸著我的屁股,笑嘻嘻的分開屁股溝,耐心的用手指聚攏起小楓留在

我屁股上的那些淫水,輕輕的揉按著我的小肛門,甚至還荒腔走板的唱起了那首

周杰倫的菊花台。把在一邊打開一聽啤酒正在休息的天哥逗的哈哈大笑起來。

  嗯啊,被折騰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我如同他們的一個玩具,擺出了各種難

以敘述的姿勢,此時的我正分開大腿趴坐在小楓的身上,他的大肉棒頂進我已經

折,又在我身後小俊的努力的推擠我的屁股的情況下,才勉強的擠了進去。

  小俊依然還在後面把玩著我的屁股,他的拍撫遠比小楓溫柔,他著迷了一樣

輕輕的來回的輕輕的捋搓著我的屁股,甚至用牙齒輕輕的齧咬,屁股上輕微的癢

痛感覺一簇簇的閃亮著,突然間小肛門一涼,立刻敏感地收縮起來,嗯,啊,那

是他用舌尖在向裡頂。

  哦,怎麼回事,我剛想扭頭回顧小俊,天哥抓住我的一縷頭髮,我吃痛的揚

起頭,嗯啊,那在我眼前閃耀著的,是我自己的愛液,這些愛液都附著在天哥的

大肉棒上,天哥站在沙發上一挺下身,大肉棒頂在我的嘴唇邊。

  我滿臉通紅,擡起胳膊想遮住眼睛,小俊不失時機的再次拍打我的屁股,我

又迷糊了,沈醉了,聽話的微微側過頭,伸出舌尖舔舐起天哥的肉棒,從肉棒的

根部一直舔到龜頭上,肉棒上已經分不清是我的口水還是淫水,接著張大嘴把天

哥的整根肉棒幾乎都含了進去。

  嗚嗚嗚,我側歪著上身,幾縷長發被牽拽在天哥的手中,被迫吞吃著他的肉

棒,我表現的就像一個真正的婊子,我頭腦中以前和老公看過的AV鏡頭都湧現

了出來,我渾渾噩噩的似乎真把自己當成了那些在電腦屏幕上交媾的日本女人。

  「舔啊,哈哈哈,騷貨,大屁股婉柔妞,被操的爽不爽啊,天哥的大肉棒厲

害不厲害,比你那四眼田雞老公強的多吧!」

  嗚嗚嗚嗚,老公,你在哪裡啊,你的婉兒現在正在被人輪姦,你的婉兒正在

被人狂操,你在哪裡啊,快來救救我啊!」聽到天哥提起我的老公,我似乎有些

走神。

  「舔啊,快舔啊!」天哥也找到了一個能最快最大的刺激此時的我的辦法,

那就是揪扯我的頭髮,每一次揪扯,我都如同提線木偶一般的捲起舌尖,在天哥

龜頭的棱角上蹭舔著,天哥吸哈著發出滿意的讚嘆,接著繼續咒罵著我,揪拽著

我的頭髮,我就再一次重複著去舔他的龜頭,天哥高高在上,將那聽啤酒緩慢的

傾倒在我的臉上,胸前,琥珀色的液體飛濺進了我的眼睛裡,嘴裡,還有鼻孔裡,

我又一次發出劇烈的咳嗽和乾嘔聲。

  身後小俊又拍打了幾下我的屁股,我忙不叠的試著調整了幾次姿勢,直到屁

股都被打的鮮紅了一片,我才終於理解了他要我把屁股翹高,這樣他和小楓就有

了交替插入我陰道的空間,小楓和小俊的肉棒在我的陰道里連續輪流的抽插著,

先開始還有些混亂,但是慢慢的他們越來越默契,一根抽出,一根插入,碩大的

龜頭,長長的肉棒,輪番衝擊,不斷刺激,越來越有韻律。

  隨著不一樣的刺激交替往復,我的腰肢塌下,屁股翹起,小楓和小俊猶如兩

個正在翹翹板上盡情嬉戲的小正太,而那個令他們瘋狂癡迷的遊樂器械,就是我

那足足比他們大了將近十歲的成熟肉體。

  小俊扶著挽著我的腰胯,從後面一下一下的頂著,小楓躺在我的身下,揉搓

著我的乳房,也一下一下的向上頂著,我被兩邊夾擊,毫無半點空隙的時候,天

哥又在揪扯我的頭髮了,忙的團團轉的我立刻服從命令,轉過頭找尋到天哥的龜

頭,嗯嗯啊啊的發出標準的AV女優一樣呻吟,舔舐了起來,天哥的肉棒上已經

全是啤酒的苦澀味道,混合著我的口水和他的淫水,一股難以言表的腥甜味道彌

散在我的臉上。

  畢竟小楓比較年輕,以前也沒有享受過這麼激烈的性交,性情急躁的他一上

來就猛衝猛打,後果就是在婉柔姐姐的美肉麵前精關不保。霎時間,小楓抱住了

我的腰,插在我陰道里瘋狂的向上頂著,嘴裡還大叫著:「啊!我操操操,我操

你媽了逼了逼了逼……!」

  大聲的叫喊中,肉棒突然停止的動作,肉棒深深的插在我的陰道里,再不抽

出,只是盡力深入,再深入,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這和老公射精之前的表現簡

直如出一轍。我心中大為驚恐,不要,不要把精液射進來,我這幾天不安全,我

會懷孕的啊。

  然而還沒等我扭動著篩糠般搖晃的屁股起身,天哥那邊又抓緊我的頭髮,這

邊葫蘆還沒按下,那邊的瓢又要飄起來了,我的身體在糾結中劇烈的顫抖著,似

乎是在爆發前最後一刻,那脆弱的平衡即將被打破,難以抑制的矛盾的快感牢牢

的攫住了我。

  猛然間,小楓在我之前突破了極限,他緊緊的仰頭含住了我的左側乳房,幾

乎一口要將整個乳房都吞下去,他也發出和我類似的嗚嗚聲,雙手緊緊抱住我,

肉棒再也不肯再從陰道內離開。

  小俊失去了進入陰道的機會,但是他也無法忍受這美妙的快感,時間不容他

多想,他本能的選擇按住我的屁股,將龜頭不容置疑的頂在了我的肛門上。

  「嗯啊,痛死了,那裡不行!」但是還沒等我喊出聲,陰道內的大肉棒一陣

鼓漲竄動,小楓在我身體裡爆發了,這給我的震撼遠遠超過了肛門口被頂上了一

根肉棒,啊啊啊,射在裡面了,不僅陌生男人的肉棒插進了我的陰道,陌生男人

的精液還射進了我的身體,灌滿了我的子宮。

  難道真的不給我一點喘息的時間麼,我還沒來得及悲哀,天哥大吼起來,狠

狠的抓住我的頭髮向&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3609-1509:40讓姐姐懷孕…
点击:13101-1314:38直播
点击:9011-2001:30家庭野战
点击:5008-2901:30女银行员
点击:1309-1702:37為逝去的一
点击:4209-1509:38一次次的意外让我沉陷嫂子的裙下啊
点击:4508-2901:28晓奇的遭遇
点击:3109-1509:38出租屋的春天(1-4)
点击:11408-3000:56KTV上了个处女陪唱
点击:10904-0519:33爱情与友情
点击:4508-2800:27人人骑人妻
点击:12406-0100:03霸宠绝美村姑完
点击:2009-1509:38永遠無法還清的賭債(1-4)
点击:6008-2901:30偷摸阿姨的乳房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点击:8708-2901:29当龟头插进姐姐下体的
点击:4208-2117:35分享我的公交类型女
点击:4507-0900:44誘惑姊夫
点击:10408-2901:30性欲极旺盛的少妇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1709-1702:42海边往事
点击:2904-0300:28小男人
点击:9812-2117:31妹妹你真好色!
点击:8308-2901:29搞别人的老婆滋味总是不一样
点击:7108-3000:55做化妆师的妈妈
点击:2109-1509:3636人妻.
点击:7808-2901:30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
点击:1909-1702:38為逝去的三
点击:10908-3000:56在黑网吧狂干小紧逼90后收银妹子
点击:7308-3000:56想不到一箭双鵰
永遠無法還清的賭債(1-4),成人情趣性用品狼牙套,成人情趣性用品礼盒,成人情趣性用品另类,成人情趣性用品马眼扩张,成人情趣性用品免费
成人情趣性用品狼牙套-我们结婚才一个星期,可你就总是回来这么晚 妻子不满地对丈夫说。请原谅,亲爱的,我没能早回来,是因为成人情趣性用品狼牙套在酒吧的朋友总是缠着我。
TOP反馈